二线手机厂商坠落简史:锤子、魅族、金立已成过客

文/周晓奇

来源:Tech星球(ID:tech168)

“当年那么厉害的锤子科技,那么厉害的老罗,最后手机业务被迫卖掉了,但是你们(一加手机)走得很稳健,这里面有什么诀窍?或者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今年4月,罗永浩在访谈中,自嘲式询问一加手机CEO刘作虎。

显然,罗永浩还是有些不甘心,但这已经改变不了锤子科技卖身字节跳动的事实,而为了还清逾三亿元的负债,他现在的身份则从“锤子科技CEO”变成了一名“带货主播”。

在手机业务上折戟的,不止有锤子科技。

当年,由华为、中兴、酷派和联想四大国产手机品牌组成的“中华酷联”,如今只有华为依旧坚挺,酷派、联想再无声响,中兴虽然还在坚守,但除了旗下红魔手机在游戏手机品类还有些拥趸,中兴手机及其子品牌努比亚在市场中已许久不见动静。

根据IDC发布的《2019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由华为(含荣耀)、vivo、OPPO、小米和苹果组成的TOP 5品牌厂商出货量合计占比,已经达到整体市场规模的93.5%。

时过境迁,曾经的“中华酷联”变成如今的“华米OV”,此外还有众多二线手机厂商,如锤子、魅族、金立等,已然成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过客,有些品牌轰然倒塌,有些依旧还在艰难苦撑。

几乎每一家品牌都有过高光时刻,但最终还是抵不过技术、渠道、供应链等综合实力更胜一筹的巨头。

当下,手机江湖依旧故事不断,但这个江湖已然不属于落幕的二线手机厂商。

走向辉煌

作为智能手机探路者,魅族创始人黄章是有魄力的。

2006年底,魅族召开年会,黄章向几十名员工表示魅族决定进军手机行业。

彼时,魅族是国内MP3行业老大哥,当年造出了全国第一款触摸屏加无螺丝设计的MP3,销量稳居全国第一。

在主业蒸蒸日上时,黄章却直接转换赛道,选择的还是从未接触过且极为复杂的手机行业。

虽然决定做手机,但黄章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这让魅族第一款手机M8延期了两年,直到2009年才发售,当时魅族M8一度被称为“史上最强跳票王”。

不过,即使跳票了两年,但魅族M8发售后,人们发现其产品设计与系统UI堪比iPhone,价格却仅为iPhone的一半,另外还附带超出一般售后服务的维护方案,这引发了魅族M8的抢购热潮。

当时,魅族专卖店门口排起长龙抢购M8,两个月后,M8销量达到10万部,5个月内销售额突破5亿元。在当时国产山寨手机盛行的年代,魅族直接颠覆了国人对国产手机的看法,这也让魅族获得了“国产机皇”的称号。

出道即巅峰的魅族,还收获了一位重要粉丝,那就是时任金山软件副董事长、天使投资人雷军。

据媒体报道,从2009年开始,雷军好几次在吃饭间隙,都拿出魅族M8手机,现场向人科普智能手机的好处。

彼时的雷军,自然不想错过智能手机的风口,他辗转通过珠海当地政府找到黄章,希望以投资人的身份成为魅族董事长。2010年的雷军与黄章“如胶似漆”,经常出入魅族,与黄章探讨手机业务,期间郭万喜(现魅族COO)还常跑去为他们买可乐。

也就是在这一年,金立手机销量突破1000万台,仅次于三星和诺基亚,坐上了国产手机品牌的头把交椅。

这家2002年就创办的手机品牌,在2005年拿到工信部颁发的GSM和CDMA双牌照后,请刘德华代言,品牌知名度与销量一路暴涨。

即使在2014年,群雄争霸的智能手机市场,金立手机全球出货量依然有2000万台左右,其中印度市场近400万台,这个数字是其他所有中国手机品牌在印度市场的销量总和,金立也一举成为印度第六大手机品牌。

黄章与雷军的“蜜月期”没有持续多久,由于黄章不肯出让半点股份,这自然不符合雷军的利益,此后雷军迅速创办小米,两人的关系也就此破碎。

看到智能手机市场风口的不仅有雷军,就在魅族发布M8的2009年,联想集团向以弘毅投资为首的投资者,收购了联想移动的所有权益,开始进军智能手机市场。

次年,联想集团就发布了第一款安卓智能手机“乐phone”,不仅名字与iPhone相差无几,当时现身发布会的柳传志,更是表示“乐phone”将努力与iPhone保持同等水准,或者超过它。

不过,求稳的联想很快砍掉了“乐phone”,而是改组MIDH事业组,转向通过运营商渠道做低价手机,当时联想手机将近7成的销售比例都来自于运营商。

同样背靠运营商渠道的还有酷派手机。当年,酷派先是联合中国电信发布了旗下首款采用Android操作系统的手机“酷派N930”,随后还与中国联通合作推出首款千元Android手机W711。

通过与运营商强绑定的加持,2010年酷派智能手机出货量504万部,同比增长132.3%。全年收入45.93亿港元,同比增长76.3%,净利润为4.8亿港元,同比增长100%。

联想手机则在2014年达到顶峰,通过收购摩托罗拉,创建“神奇工场”等战略调整,开始从荣耀、小米手机“虎口夺食”。

在智能手机起步时期,涌现出大批国产手机厂商,不仅有老牌通信厂商,更有不少互联网手机新贵。这些手机玩家或凭借渠道,或依靠产品,都在草莽时期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

残酷的洗牌

酷派终究还是“错付”了。

2014年,国资委要求三大电信运营商削减营销费,以此稳定利润。这意味着,运营商渠道在智能手机销量的占比将越来越低,酷派就此遭遇致命一击,先前积累的运营商优势成为鸡肋。

意识到这一掣肘后,加之当时小米手机的火热,酷派看到互联网渠道的爆发力后,转向与互联网公司合作。

当年底,酷派联手360组成战略联盟,由360向酷派投资4亿美元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360持有该合资公司45%的股权。

然而,就在酷派与360牵手半年后,2015年中旬,乐视宣布旗下公司27亿港元入股酷派,直接成为第二大股东。

这引起“红衣教主”周鸿祎的不满。“谁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screw我,我的原则是一定fuck回去”,当时周鸿祎在朋友圈表示。

虽然满腔怒火,但周鸿祎为了奇酷手机的发展,也曾从中俯身斡旋,甚至接受酷派与乐视在一起的现实,前提是酷派要提供人员、供应链、知识产权等方面的支持,360要继续做手机。

周鸿祎的一腔热情,贴在了酷派的冷面上。不仅酷派的资源支持没有到位,而且随着贾跃亭进驻酷派董事会,奇酷手机反而成为了“眼中钉”。随后,酷派近乎完全脱离奇酷公司,转而押注在了贾跃亭身上。

然而,贾跃亭的“生态化反”概念并没能持续多久,2016年乐视资金链危机开始全面爆发,牵扯其中的酷派也受到严重影响,当年酷派收入仅为79.69亿港元,同比减少45.7%,净亏损达到43.79亿港元,酷派由此逐渐衰落。

不同于酷派的押宝失败,金立手机则是步步陷入迷途。

原本在功能机时代抢得先机的金立,在智能机时代开始全面掉队。2010年前后,各大手机厂商均推出了首款智能手机,但金立却在2011年底才发布了旗下首款智能手机GN205。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几个月前,雷军刚刚发布了小米1,作为小米推出第一款手机,雷军将性价比做到了极致,高通芯片搭配800万像素摄像头,售价仅为1999元,加上饥饿营销的打法,小米手机炙手可热。

相比之下,虽然金立手机售价也仅为1999元,但搭配的是联发科芯片,摄像头也只有500万像素,产品上已然全面落于下风。

与此同时,金立内部资金开始出现问题,据金立手机创始人刘立荣表示,金立在2016年和2017年营销费用和投资费用投入超限,其中营销费用达到60亿元,两项费用加起来接近100亿元。

然而,相比庞大的营销费用,金立的营收与利润不成正比。据界面报道,2016年,金立营收达到270多亿,净利润达到了13.3亿,现金余额为7.3亿。2017年上半年,金立营收则为150多亿,净利润则为7.6亿。

事后媒体调查解开了谜团,刘立荣很可能将赌博输掉的100亿元,嫁接成公司花费了百亿营销费用,才导致公司资金出现问题。

不过,无论百亿资金真正花费在了哪里,金立的全面溃败已成事实。在4G时代开启后,中兴、联想也迅速消失在一线阵营。

即使中兴在2012年推出互联网手机品牌“努比亚”,想以此抗衡小米、OPPO、vivo等新兴品牌,但努比亚的出现,非但没有挽回大局,反而连年亏损。

据中兴相关财报显示,从2015年到2017年,努比亚手机出货量都在1000万部左右。2016年营收53.78亿元,净利润亏损9142万元,2017年第一季度,努比亚亏损就达7123万元。

联想的第一代“乐phone”手机仅卖出70万部后,又转向与运营商售卖千元定制机,随后斥巨资200亿收购的摩托罗拉,也没能让联想手机起死回生。

就此,“中华酷联”的组合开始分崩瓦解,一线手机厂商沦为二线,直至逐个落幕,其中既有没跟上时代浪潮的原因,也有战略选择的失误。

落幕与苦撑

“好久不见,欢迎大家观看魅族17发布会”,2020年5月8日,魅族在自家公司旁搭建的场馆内,举办了魅族17系列手机线上发布会。

此次主讲人早已不是魅友(魅族粉丝别称)熟悉的白永祥、李楠或杨颜,而是魅族科技营销负责人万志强。

相比其他手机厂商发布会的阵仗,魅族此次新机发布会显得格外冷清,手机圈内鲜有人关注。而次月前魅族科技高级副总裁杨拓加入小米,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首席营销官(CMO)的消息,却在手机圈内传了个遍。

就连魅粉在看完发布会后,也表示“没有底气在社交平台上喊魅族牛X,因为机器充满了妥协,尤其是相机、充电等方面与友商相差甚远。”

魅族或许不得不妥协,2017年推出的魅族PRO 7系列,让魅族至今再难翻身。

当时,魅族在PRO 7系列的“画屏”上投入了250万美元的开模费,同时对产品有严苛要求的黄章,还投入上千万元与工厂合作升级产线,以期提高工艺精度让背屏与机身贴合。

原本以为精良的做工与极致的产品能引起市场抢购,为此魅族备货百万台,没想到魅族PRO 7系列上市后反响平平,直接导致魅族联合创始人白永祥为此失利担责,离开魅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白永祥离开魅族4个月后,魅族出现内讧风波,当时正值魅族15系列发布的紧要关头,时任魅族科技市场部总监张佳却在微博怼被黄章挖来的杨柘,“不能带领魅族走出困境”。

在此期间,杨拓带来的嫡系更被魅族基层员工举报贪腐。为了维护嫡系,杨拓向HR施压,要求向张佳发出开除通知,还通过与微博合作关系让这封开除信登上微博热搜。

几经波折下,原本就陷入掉队境遇的魅族又出现内耗,此后为魅族承担销量重任的魅蓝子品牌被砍,杨颜和李楠也先后离开,魅族就此再无“三剑客”,只剩下黄章一个人在坚守。

相比魅族的掉队,金立则直接进入了破产清算环节。

2018年初,金立被曝资金链危机,当年金立工业园裁员万人,还有50多家中小供应商跑到金立总部讨要欠款,内忧外患之下,金立轰然倒塌。

当年底,法院正式裁定金立破产,两天之后金立正式宣布破产。此后金立还将名下211件外观设计专利,挂在阿里拍卖上,起拍价仅为2.11万元,也就是说每件专利仅价值100元。

也正是在2018年,锤子手机在鸟巢召开“可以载入世界吉尼斯纪录”的发布会后,次月就传出了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其债务数字一路从两亿攀升到六亿。

在GQ报道的采访中,罗永浩表示得知债务后也懵了,“原来以为划拉划拉还能还上,发现是自己天真了”,而由于罗永浩曾签署个人无限连带责任,退出锤子科技后,他的个人负债也高达3亿元。

最终,原本信誓旦旦说要收购苹果的锤子,转而被字节跳动收购,一代理想主义者就此落幕。

不甘落幕的酷派,则连年通过卖地求生,只是手机业务再无看到声响;中兴则在近期宣布任命倪飞为中兴通讯终端事业部总经理,全面负责中兴手机,同时担任努比亚总裁。

然而,时过境迁,缺少核心底层技术的中兴,能否重回一线,或许前路渺茫,而看清了国内形势的联想,则全面退出了中国市场。

“移动业务聚焦在能够盈利的市场,过去两三年主要是在北美和拉美”,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无论坚守苦撑,还是落幕,如今竞争残酷的国内手机江湖中,已经再难听到这些二线手机厂商的声响,江湖也再也不属于掉队的手机玩家。

Apple Newton,一个产品一群人一段历史

又是一年 WWDC,由于疫情的原因,各国媒体不能前往现场报道,社交媒体显得冷冷清清,迭代了十几年的生态系统也很难再有惊喜。但回顾过去,我们今天正在使用的设备和系统,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比如这款 Apple Newton。

13 年前,乔布斯在 Mac World 大会上正式发布了 iPhone,一个划时代的智能手机产品。尽管当时的业界大佬们,包括手机巨头对它嗤之以鼻,PDA 厂商更是百般嘲笑,但保守固执挡不住时代的进步, iPhone 成了现代智能手机的原型和鼻祖。这本该是功能机巨头和 PDA 大佬的延伸市场,却被横空出世的 iPhone 彻底终结了。我们通常会把这个成功归结为乔帮主的远见和坚持,但事实并不是这么简单。

是谁创造了 PDA
PDA(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又称为掌上电脑,是智能手机之前的高级产物,是帮助我们在移动中处理日常事务的生产力工具,更是商务人士和极客玩家的挚爱。整个 PDA 时代,大家熟知的是 Palm、黑莓、PPC 等各类产品。但提出 PDA 这个概念并制造出第一款产品的公司,却是 Apple。

没错,世界第一款 PDA 产品就是上边这个货,Message Pad,也叫牛顿,搭载着苹果自己研发的 Newton OS 系统,采用 ARM 处理器(图片为后期版本)。

这款产品并非是乔布斯开创的,而是由乔布斯请来,却挤走乔布斯的时任 CEO 约翰·斯库利(Jon Sculley),PDA 这个概念也是由他主导提出。他虽然预见到移动办公的未来,却没法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做出适应市场的产品。整个项目耗费了苹果公司 5 亿美金,销售却非常惨淡。原因很简单,让用户花 1000 美金买个砖头,还要带着它上街,除了少数极客,谁会干呢?

乔布斯回归苹果之后,果断的终止了这个项目,把重点精力转向个人电脑 iMac。而在这个过程中,主导苹果产品工业设计的灵魂人物乔纳森·伊夫(Jony Ive) 初出茅庐,还参与了牛顿后期产品的工业设计。

PDA 市场并未终止
在苹果打造牛顿 PDA 的同时,另一家小公司也看中了这个市场,并且推出了类似的产品,这家公司就是杰夫·霍金斯创办的 Palm。

这就是 Palm 推出的第一款 PDA 产品,与苹果的牛顿如出一辙,区别是它搭载的是未成形的 palmOS 系统,它的手写识别非常出色,系统也更加轻巧灵活。于是,在苹果放弃 PDA 这个市场的同时,Palm 继续努力,推出了一款全新的产品 Palm Pilot 产品,它小巧的可以放进衬衫口袋,搭载了高效低耗的 Palm OS 1.0 系统,这个产品迅速占领市场,引领 Palm 公司走上了 PDA 霸主之路。

PDA 盛世持续了十年,Palm 陆续推出了带有通讯模块的 PDA 产品,一度侵占了不少智能手机的市场,但面对即将到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他们必须彻底迭代,弯道超车。于是,说服了曾经参与 iPhone 研发,刚从苹果退休的鲁宾斯坦(Jon Rubinstein)加入 Palm 公司,并主导推出了全新 Palm Pre 智能手机,搭载了超前的 webOS 系统,开创了卡片式交互的先河,一度被媒体称为 iPhone 杀手。

但好景不长,惠普公司随后收购了 Palm,新 CEO 的经营理念冲突,导致核心设计团队陆续出走,其中核心 UI 设计师 Matias Duarte 加盟谷歌,主导 Android 4.0 之后的设计,后来成为 Android 首席设计总监。其他人分别回到苹果、诺基亚等公司,继续从事 UI 相关工作。而 Palm 公司的资产几经转卖,彻底消失了。

说回苹果 iPhone
放弃牛顿之后的几年里,手机和 PDA 各自发展,直到 1999 年的某一天,他们两个合体成为了智能手机,而推出第一个智能手机的公司是诺基亚,直到 2007 年之前,智能手机都是诺基亚,微软,Palm,黑莓的阵地,而在这期间,苹果都做了什么呢?

牛顿项目终止,但是 Newton OS 团队并没有完全解散,而是被安排开发全新的苹果电脑系统 Mac OS X,随着 iMac 电脑大获成功,2000 年到 2006 年之间,乔布斯开始布局智能手机产品,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 iPhone OS 系统的开发,他让公司里两个软件团队竞争开发,一个是把 iPod 播放器系统放大到 iPhone,另一个是把 Mac OS X 系统缩小到 iPhone,后者最终胜出,于是诞生了我们今天的 iOS 手机系统。

另一方面,当年为了制造牛顿这个产品,需要打造一种低功耗的 CPU 产品,于是苹果在 1990 年投资了一家芯片方案公司叫 Acorn。1998 年,Acorn 公司变成了 ARM 公司并且成功的占领了移动芯片市场,而此时的苹果公司却状况不佳,为了江湖救急,乔布斯出售 ARM 股份,获得 8 亿现金,支撑了其个人电脑业务的后续发展。

故事仍将继续
所以,如果没有牛顿计划,没有这样一个失败的产品经验,iPhone 时代不知道要何时才能到来。我们今天的手机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Palm 会不会死,诺记摩托会不会被收购?一切都将是另一番景象。

今天,智能手机完整生态里只剩下苹果和谷歌两个巨头,而这一切都是由一群疯狂的“少数派”缔造,他们善用技术、理解人文、追求不同、敢于尝试,谱写了这段精彩的科技史,也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接下来的时代,将会由谁继续谱写呢?我们拭目以待。

马斯克要离开地球,探索宇宙
关于 Apple Newton 的正式记载非常少,传言是因为乔布斯希望 iPhone 从天而降,对往事闭口不提。科技界的事,有的时候也很八卦,不禁想起一首老歌: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如何高效实践卡片式写作?

这种诸多写作高手推荐的方法,实践起来为何这么困难?咱们来聊聊。

疑问
自从写了《你一写长文章就焦虑拖延?》之后,很多读者,都对卡片式写作的技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特别是在《如何高效写长文?》一文里,我为你介绍了 Gingko 这种非线性写作工具。有不少读者在文后留言,说用 Gingko 写作,效果非常棒。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对卡片式写作运用得驾轻就熟。例如有位读者,就在留言区问我:

王老师…… 我比较困惑的地方是,卡片方法的使用,至今还没能体会到写作时拼接的乐趣……

我觉得有必要详细讲讲这种方法。

先说卡片式写作方法,为什么会让人觉得有道理,有用处。其原理就像是我们编程序,都喜欢用高级语言。为什么呢?因为有一堆预先定义好了的库函数可以使用。否则,连屏幕输出个字符,都得你自己来进行底层操作,太繁琐了。肯定不愉快。

库函数的用处,咱们举个例子。

好比说我给你个任务,让你输出斐波那契数列。这个时候,若有个现成的函数,叫做 fib(),那你就可以直接拿过来使用。可是如果这样的预定义功能不存在,你就得自己写。假如用 Python 来写,可以是这样:

def fib(n):
if n == 0:
return 0
elif n == 1:
return 1
else:
return fib(n – 1) + fib(n – 2)
你看,这个功能写起来,并不麻烦。然而,如果每次遇到类似的问题,都得需要你自己重新来造轮子,你恐怕就会很烦恼了。

写作也是一样。

如果让你面对一个新建空白文档,给你一个 3 万字的写作目标,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写起来,你就会感到压力与痛苦。但是,如果此时你手头,已经有了一堆卡片。这些卡片拼在一起,已经可以勾勒出整个文章的版图。那么这篇文章,就基本上可以当做是 「生长」 出来,而非 「生产」 出来。

你会尝试,把这些卡片,用各种排列组合的方式,搭出一个最为精彩的故事。当然,单单是卡片的内容,并不足以讲述完整的故事。你可以用语言文字,在这卡片排布出的逻辑之间穿针引线,让故事变得完整而精彩。

有了卡片,你写作的时候,不但没有压力,还会有一种探索和创造的趣味。在排布和捏合卡片的时候,兴许还会有金句和奇思妙想,在你头脑中涌现出来。岂不妙哉?

但是,实际上,很多人都错误使用了卡片写作方法。这样一来,你不但享受不到乐趣,还把自己逼进了一个更为糟糕的境地。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方向
卡片式写作里,一种最常见的错误,就是自顶向下来使用卡片。具体来说,就是开启某一个项目的时候,先进行大纲的撰写。

大纲勾勒,一般是通过头脑风暴 + 思维导图来完成。

有了大纲之后,你再规划每一个章节的具体写作目标。包括分成几个小点,然后大概字数应当是多少。这之后,你才对应着每一个小点,分别建立一张卡片,然后进去填写东西。初看起来,你每次只需要对一个很小的点来着手,因此注意力容易集中,认知负担也不大。

等到每一个小点,都已经写就了卡片,再把它们捏合在了一起,一篇文章也就写完了。

且慢。

你这哪里是卡片式写作?这叫大纲式写作 + 专注模式啊。这个过程中,你是时刻都有压力的,你的注意力一直得是聚焦的。问题是,这是典型的高耗能模式。你的头脑,对这种模式是最为恐惧和反感的。

当你的头脑恐惧与反感一项任务的时候,你觉得会出现什么状况?痛苦地保质保量完成它?别开玩笑了。那是只有少数人才能达成的 「最优目标」。你我普通人,就不要这样折磨自己了。痛苦是受过了,可之后更直接的后果,是拖延症。不要对拖延症过于咬牙切齿,它实际上是一种基因里给你带来的保护措施而已。

你用结构化的方法写作,从上到下,逐步试图细化。顺利的时候还好,一旦出现不顺利,路走不通,那就糟糕了。这种状态,一般被描述为 「文思枯竭」。一点儿都不好玩儿。当然,你会想到跳跃。这里走不通,先做别的,将来再回到这里,搞定它。这是多年的标准化考试里,你早已掌握的高级技能。

可因为一上来,你是先定义了大纲,把路线、流程确定了,所以即便你想跳跃,先易后难,也缺乏足够的弹性。

例如那个经典的段子,问:

要把大象装冰箱,需要几步?

对,三个步骤:

打开冰箱门;
把大象装进去;
关上冰箱门。
乍听起来,有道理啊。你实际执行一下?

因为你的头脑,能快速分清难易程度,所以会毫不犹豫地把容易做到的 1 和 3 搞定,从而宣布项目已经顺利地完成了 2/3。问题来了,剩下的第 2 步怎么办?

一上来的总体规划,看似效率极高,避免一切横生枝节。但问题在于,这种无弹性可能导致的,就是自己被逼到墙角,甚至不得不丢弃掉一切的工作成果,推倒重来。如果你写过毕业论文,很有可能在缺乏跟导师足够沟通的情况下,或多或少体验过上面过程。

为什么自顶向下式的 「卡片写作」 不好使呢?

复习一下,史蒂芬平克曾经说过:

写作之难,在于把网状的思考,用树状的语法结构,转换成线性字符串。(”The Web, the Tree, and the String”)。

你看,写作的关键,不在于最后形成的那些线性文字,而在于背后的靠山,也就是你的那张思考之网。这张网,你事先预定义好连接,却还没有节点。环顾一下自然界,哪里有一张网,是这么构造起来的?做了这么不自然的事儿之后,你就只能被动填充这些节点。

采铜老师在最近的一则笔记里,讲述了认知隧道(cognitive tunnel)的概念:

全部的注意力都聚焦在当下那件紧急的事情上,变得特别狭窄和受限,此时容易忽略全局的信息,看不到整体。

我觉得用这个概念,描述你在自顶向下使用卡片的时候,颇为贴切。

它带来的,远不止是一种痛苦的过程。更要命的,还会抑制你的创造力,让你无法构造出真正高质量的作品。写出来的东西,由于被框定在一个很窄的活动空间里,缺乏远程联想,因此也很难让人有 「眼前一亮」 的幸福感觉。更多的时候,它是干瘪的。

反之,如果你已经有了现成的卡片作为节点,穿针引线,把它们织起来。那么在你需要动用这张网的时候,便可以利用节点间的链接,做到牵一发而动全身。

所以,你的工作方向,应该是自底向上的。写准备好卡片。而卡片的来源,绝不能是摘录的资料,或者别人语言。那样体现不出你工作的价值。

卡片,要来自你的笔记。

卡片
记笔记,对你来说肯定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但是,记笔记也是有误区的。

最常见的两个误区,分别是:

零散记录;
不分场合环境拼命记
所谓零散记录,容易理解。例如说你在书的边角记下来一句话,说 「这道题我已经会证明了,但是地方不够,就不写详细过程了」。多少年后,别人看到了这一段,就把它列成世纪难题。因为你没有记下来证明的过程。

上面这段儿,我说的当然是费马。

你遗漏的笔记,可能没有这么重要。但是想想看,有多少散落在笔记本、纸张、电子书和 word 文档里面的笔记,你恐怕永远也找不到了。即便找到,你大概也不知道当时说的究竟是啥。因为那寥寥几笔,过不了 3 天你就忘了含义。甚至字迹潦草的话,连写的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何况你再次遇见它们,兴许是 3 年以后的事儿了。在记笔记这事儿上,没有认真记下来的,就不能算数。

而不分场合环境,是指另一种极端。总有人告诉你,你应该想尽办法,把所有的有价值信息,全部记录下来。于是我们会看见,在国际会议上,很多人抱着个笔记本电脑坐在下面。试图记录讲者的全部内容。敲击键盘、记录声音,还不时拿起手机拍 PPT。要不是怕人家挑理,估计就直接录像了。

这些人,看起来真的是高效能人士。问题是,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这么做,你真的能从心所欲,把需要记录的关键点,全都记录下来吗?

我个人的体会是,敲了几下键盘后,就发现漏掉了好几句话。即便你有录音,错过了现场的交流与沟通机会,也得不偿失。听起来,这简直就是悖论啊!详细记录也不是,随手记录也不对,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活路当然有,记两遍就好了。

第一遍,不管你是在听讲座,还是在读书,亦或是跟人家闲聊。遇到有启发的事物,都可以立即找个东西来记录。餐巾纸都可以。

所谓 「草木竹石,皆可为剑」。使用的记录介质,真的无所谓。关键在于,24 小时之内,你需要记录第二遍。

这一遍,一定要用自己的语言,以给别人讲题的方式,把你获得的这个见解,用简练的语言记录下来。

解释一下:

用自己的语言。是因为你将来是要把它放在文章、报告或书里面。虽然将来你会进行修改、润色和调整。但是你依然应该保证,基础单元最好是你自己的话。否则将来会有被认定为抄袭剽窃的危险。
给别人讲题的方式。这是因为,要把一个东西讲明白,你就必须搞懂它。这是用输出倒逼输入,让你深入理解一个知识点。这也恰恰是费曼学习法的精髓。
要简练。一则笔记如果记录内容过多,你的思维会被局限框定。况且如果笔记过长,形成的上下文就会过于具象。能和它建立链接的内容,数量上会大打折扣。
这种第二遍笔记写好之后,做什么?将它们集中存放到一处。否则将来找起来不方便。

在电脑不发达的时候,大师们对于卡片,总要找个这样的抽屉装一下。为了便于储存、检索和利用。

在数字化的今天,你就不要给自己找这麻烦了。还是用电子版本的笔记管理工具吧。笔记单单是写好、存好可不够,你这不叫制作卡片,叫存档模式。

要激活你的卡片,让这个系统为你所用,你就要主动建立链接。在 Evernote 里面,软件可以根据关键词频率等,自动发现笔记之间的可能关联。

而在 Devonthink 中,系统不仅可以帮助你找到相关笔记,甚至还可以计算相关度,帮你排序。

这些自动关联,可以在你构建笔记卡片网络的时候,给你以帮助。

但是,你绝不能简简单单只依靠它们。因为关键词频率的相似度作为衡量指标,依然是把你框定到了一个狭窄的上下文中。

你需要做的,是将一张卡片放到卡片盒中的时候,盯着卡片盒里面已有的那些卡片。看这些卡片,和你手里这张之间,有没有关联。如果二者能够擦出智慧的火花,那么赶紧加入链接,并且说明这种链接的关系和逻辑。注意,这种关联并不一定是一对一。如果卡片盒里面,已经有若干张卡片和手里的卡片有联系,那就把这种关联都建立上。

在目前的笔记应用里,建立这样的链接,非常省事儿。

例如上图中蓝色的链接,就直接链到了卡片盒中已有的卡片上。点击可达。甚至,如果你觉得,一两句话讲不清楚,那可以干脆再做一张卡片,专门谈这个手动建立的新关联。当然,做这张新卡片的时候,你依然要盯着卡片盒,看是否还有添加新链接的可能性。循环往复,不断累积。

链接绝不是越多越好。一定要精。对每一条链接,你自己必须能够看懂它们之间的联系,否则将来依然会面临遗忘的窘境。

假以时日,你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卡片盒里面形成了若干团簇。这些卡片之间,用链接相连。这样,把卡片串起来,也就足以形成段落、篇章,甚至可能是一本书的内容。

你也可以采用辅助工具,帮助你去观察这种聚簇。例如下图描述了我 Evernote 笔记的关联。

拼图
此时,卡片已经备好,这才该是你享受拼接卡片的时刻。要高效拼接,你需要一个趁手的写作工具。

例如在 Scrivener 里面,你可以把卡片都从笔记软件导入进来。卡片散列排布,然后依照上下文和笔记之间的链接关系,去拖动它们的顺序,看能否拼出一个完整的逻辑结构。

在这个结构中,缝隙肯定是有的。没关系,新建一张卡片,简要注明你需要如何穿针引线,作为占位符。后面有了时间,再回来细致写作和修改就行。

你可能会问:

老师,不是说这样先规划后写作,会导致认知隧道效应吗?

确实,写这种过度段卡片的时候,你的思维难以再度发散和跳跃。不过文章的主体内容和那张瑰丽的卡片网络,你都已经齐备。这种过度段落,还 「要啥自行车」?

这时候你应该防范的,是另一种错误。即试图把卡片当成静态的东西。

从笔记软件,到写作工具里,你恨不得一个字都不改,只通过调整卡片的顺序,以及过度段落,来强扭一个故事出来。就像笔记记录的时候,你需要记两遍。此时,当你把笔记卡片转化成写作卡片的时候,一定是要把它当成动态的模块,而不是静态的文字。

要诀就是,每一张卡片导入进来之后,都要顺着当前的上下文进行改写和梳理。原先的两张卡片,也未必非得是进行先后顺序的排布。甚至,有可能一张 「吃掉」 另一张,即把内容融合进去。所有这些操作,都以你写作时的逻辑,作为执行原则和评判标准。

「上下文」 这个词儿,意义非凡。

你写作的根本目的,是要给别人看。

小说是这样。非虚构类作品,特别是论文,更是要这样一种对话。凡对话,就必须要有上下文。你的文字内容,要能嵌入到当前上下文的情景中。所以你得根据上下文来 「翻译」 你的 「笔记卡片」 到 「写作卡片」,使之可以跟环境融合起来。

这样看似麻烦,实则在记笔记的时候,极大减轻了你的认知负担。你不必有顾虑,思索某张卡片写作的时候,就一定要符合最终文章的情景。想到哪里,就可以将笔记卡片写成什么样子。

网络
把卡片拼接成了文章之后,是不是就完事大吉了呢?我之前做到这里,总会做一件错事儿。那就是把在某篇文章中已经用过的笔记打上标记,然后存档。

这样做,是因为时间长了,有些资料不记得是否已经用过甚至发表。再次重复使用的话,似乎就不大好了。容易让别人认为有卖两次骗稿费的嫌疑。

后来才逐渐明白,这种对使用过笔记存档的做法,绝对是错误的。

因为卡片盒的奥秘,恰恰是复利。你的卡片,写完了就丢(存档)。就如同把钱放到存钱罐里。你能指望存钱罐里面能生出财富?但如果你在自己的卡片盒构建网络,却如同把积蓄存到了银行。

通过精心构造的手工链接,你的卡片盒里出现了一个非线性的复杂系统。这个系统,才可以帮助你获得复利。

这种增长,一两天可能看不出什么来。最初,当你的卡片盒里面只有一条笔记的时候,它和你线性写东西的效果,看起来没有区别。有两条笔记的时候,也无非是你可以将它们稍稍排布一下顺序。这和线性的积累方式,依然区别不大。

但是,随着笔记条数越来越多,笔记之间的链接就会带来强大的力量,这将使得你变得思维敏锐,变得文采飞扬。

你不是在一个一维的线上非常无趣地走来走去,而是在一张网,一张高维的网络上跳跃。你的经历,是惊险而刺激的。这样才会有观众愿意看嘛。你写得越多,写得就越快。因为你的网络足够复杂。

你写得越快,写得也就越多。而且因为创作的门槛,被你越拉越低,所以你在完成这么多的作品时,一点也不会觉得困难,更不会觉得是一种煎熬。

这就是外脑,一个复杂系统的威力。这也就是古人所谓的:

勤学似春起之苗,不见其增,日有所长

另外一个心得,是没人限制过你,在一个时间段以内,只能拼一张拼图。写作的高手,尤其是高产的作者,往往被人称颂其毅力。但是,大多数时候,我们其实误会了他们。这些作者,根本就不需要动用毅力。

你可能听过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但未必真的在意过其合理性。

我们的大脑,是一个分布式的结构。有的时候,好的点子就是不知道从哪儿涌现了出来。这些点子,太珍贵了。你需要把它们抓住。

如果你现在在写文章 A,脑子里出现了一个跟它毫无关系的点子,怎么办?

有的人会马上开启一个任务 B,然后去讨论这个点子,把 A 晾到了一边。等到试图转会 A 的时候,心境思路全都乱了,好多东西甚至忘却了,还得重新来一遍。

有的人知道这种结果,于是会干脆丢弃掉这个点子,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聚焦在 A 上,以便能够按期完工。但实际上,如果你真正搞懂了卡片式写作,就会发现上述两个方式,都不对。

你应该快速记录下你的点子,写到哪儿都无所谓。然后赶紧继续回头写 A 文章,保证心流不断。

只是别忘了,在当天,把这个点子记第二遍,变成一张卡片。

谁知道呢?这样抓住灵感,不断积累之后,也许刚写完 A 文章,你一看自己的卡片盒,发现 B 文章的相关内容,已经形成了一个足够复杂的网络,又一篇文章早已呼之欲出了。

何况,你怎么知道一个在当下看起来和 A 没有关系的卡片,是否会随着 A 网络的增长,突然之间产生联系呢?

你早已看过纳博科夫的比喻,知道了卡片式写作如同拼拼图。

但是,你何时听他老人家说过,你不可以同时拼好几张拼图了?

你的卡片越多,可能构成的链接就越多。而链接越多,你的网络内容就更为丰富多彩。

正因为有这样的特殊流程,卡片式作家往往都特别高产。因为人家是多线程工作。就如同你用下载工具下载,多允许几个任务并行,一般都有些益处。

而且卡片写作法还是步步为营的。他们随时都可以捡起来暂时搁置的工作,靠着早已记录好的基础单元和链接辅助,继续稳步前进。

你不必焦虑,不必压抑自己的创作冲动,不必动用自己宝贵的注意力,更无须使用意志力资源。

意志力这东西,实话实说,大部分人真的没有多少,就不要随意浪费了。暴殄天物啊。

那些用过的笔记,倘若记不清是否用过,又用了一次怎么办?没关系。

每次你写作整合的时候,都需要根据上下文进行再度翻译,是不是?这种翻译有的时候可能恰巧一个字也不用变化,但更多的时候需要改写很多内容。甚至,有的时候除了一些关键词之外,全部都需要变化,以适应你独特的写作空间上下文。

这种重用,并不是一种偷懒,而是大千世界里,固有的一种自相似性的结果。在物理学中,微观粒子的结构与宏观尺度的星球存在相似性。在史书中,历史不会重复,但是总会押着相同的韵脚。

在机器学习领域,你不必从头训练一个模型,而可以使用迁移学习,借鉴别人的训练结果,只需要很少的样本,就能微调一个复杂模型,符合自己的需要。在不同尺度,不同任务间,处处都有这种自相似性。同样,你的一则笔记卡片,放在卡片盒(你的外脑复杂网络)中,也可能要被用到一次、两次……

这样一想,你还需要担心吗?

小结
这篇文章里,我详细给你介绍了卡片写作的常见认知误区与具体实施方式。

希望你能理解以下要点:

卡片式写作,方向至关重要。千万不要自顶向下列大纲,而要以笔记为单元,通过链接构成网络,让你的思考之网自底向上,自然生长出来;
笔记作为基本单位,你需要了解正确的记录方法。要记住两遍记录法,帮你平衡对关键想法 「记得全」 与 「记得及时」;
笔记卡片不能直接作为静态的拼接单位,而应该就着上下文,翻译成为写作卡片,然后再进行拼接,才能避免思维被局限和挤压,才能让你体会到卡片拼接的愉快;
充分理解笔记卡片对于思考网络的作用,你才能避免错误滥用意志力,甚至丢弃掉头脑中好不容易涌现出来的宝贵观点。自相似性可以让你在不同上下文中重用同一则笔记的不同译本,而不必有所顾虑。
总之,好的写作方法,可以让你的工作进入正反馈循环。工作进展顺利,你来了更多的劲头儿。有了劲头儿,又可以愉快地进行更多的卡片拼接,形成更好的输出。这样的效果,是你的精力充沛,干劲儿十足,著作丰富。与此同时,你的卡片盒外脑,也变得愈发深邃而睿智。

反之,如果工作的结果,是让你每一次创作都搜肠刮肚,疲惫不堪,那么你的热情自然会消退,停止构建和写作更多的东西,从而进入一个停滞或者负反馈循环的阶段。

希望这些论述,可以解决你关于 「卡片拼接」 方法的疑惑。

祝卡片写作愉快!

雷军,友商高管“收割机”

来源 | 腾讯深网
作者 | 马关 李越

2012年初,杨柘应余承东邀请加入华为时一定没有想到,共事三年后,两人的关系会以余承东删除他的微信而告终。

加入华为前,任职三星的杨柘已是手机圈炙手可热的营销大师。2011年,三星取代诺基亚成为中国手机市场的王者,移动互联网大潮到来前夜,小米横空出世,聚焦通信设备的华为也决定杀入终端消费市场,掌舵者是任正非的爱将余承东。

杨柘担任华为中国区消费者业务CMO期间,是华为在智能手机领域的拓荒时期,作为华为市场营销的主要操盘者,杨柘贡献了“爵士人生” “流年似水”这些充满人文关怀的宣传语,客观上提升了华为手机的品牌形象。

到了2015年,凭借P系列和Mate系列,华为已逐步站稳高端手机市场。而主要竞争对手小米,直到一年后才推出Mix系列试水高端。

让人意外的是,同年10月,杨柘选择了退出迅速崛起的华为,加盟TCL。

关于杨柘离开华为的原因,外界有分析说是因为他功高盖主,可能觉得自己有功劳又有能力,有些不太服管;也有说法是他与余承东的理念差别太大,经常发生摩擦,TCL高薪邀约,也就自然答应了。

这些传言虽未被杨柘澄清,但余、杨两人的决裂是既定事实,跳槽两个月后,外号“大嘴”的余承东在一个内部微信群里表达了对杨柘的不满,称已删除与杨柘的个人联系微信。

离开华为后,杨柘经历了职业生涯的至暗时刻。在TCL的经历以辞职收场,对魅族的改造无疾而终,他本人也深陷舆论争议。杨柘没有在公开场合谈及这两段经历,一位接近杨柘的人士告诉《深网》,他曾经私下提及“TCL没有兑现一开始允诺的资源”。

2018年7月,杨柘从魅族黯然离场,过去两年彻底淡出手机圈。

6月2日下午,小米宣布杨柘加盟,出任小米集团副总裁以及中国区CMO,雷军当天发了条微博:“我米又添一员大将。”

最近一年,雷军确实添了不少大将,杨柘之前,包括曾担任金立总裁的卢伟冰以及联想手机前高管常程、前小辣椒创始人王晓雁、原暴风TV CEO刘耀平先后加盟小米。

这群人都有一个相同对经历:以高管的身份见证了前东家业务的惨败,也被外界称为“复仇者联盟”。

01
除了小米,还能去哪?

对杨柘在TCL和魅族的功过是非未有定论,但如果从整个手机行业进化的维度来看,杨柘未能在TCL和魅族复制三星、华为时期的成功,可以说是一种宿命式的结局。

杨柘离开华为时,正值智能手机从3G向4G转变的关键时期,一方面是通信技术的变革,另一方面是运营商补贴削减后彻底颠覆的手机销售渠道,品牌自营线下门店和线上电商取代运营商渠道成为主流。在产品、技术和渠道上表现更好的 “华米OV”取代了“中华酷联”的江湖地位。

TCL和魅族从未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线手机厂商,品牌营销只是锦上添花,寄希望于外部空降的营销人才力挽狂澜并不现实。这一点也可以从不久前OPPO沈义人的离岗事件中得到验证。

上述接近杨柘的人士对《深网》评价,“像杨柘这样的营销大师更适合有家底的手机厂商。”

杨柘离开魅族更显暗淡。2018年7月5日,官方一边向外界回应“杨柘暂未离职”,一边迫不及待地拆除了焊在魅族大楼上的“惟精惟一”。

那是杨柘从TCL搬来的理念,此后他一度将魅族的年轻化路线重新定位以“佛系中年”。虽招来不少粉丝的抗拒,却受到魅族CEO黄章的赞赏:“我喜欢,这个屌”。

随着手机行业的头部化效应越来越明显,“华米OV”四家瓜分国内手机市场份额的80%。相比之下,TCL、魅族之外,金立、联想、锤子、小辣椒等手机品牌也逐步被边缘化、甚至彻底退出。

这些手机厂商高管的再就业成了问题。第一手机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深网》表示,“手机等消费电子垄断化,小品牌没有生存空间,高管们在这个行业积累了很多经验、人脉、资源,不太愿意转行,自主创业的可能性又很小,现在很多手机圈的高管都在找工作。”

曾担任金立副总裁的卢伟冰找到了解决方案。卢伟冰曾负责金立手机的海外业务,2018年底,这家昔日的手机巨头被资金断裂的负面新闻缠身,创始人兼董事长刘立荣因赌博丑闻被剔出董事会。但卢伟冰在2017年下半年,已离开金立、创办诚壹科技。2019年初,受雷军邀请的卢伟冰正式入职小米。

卢伟冰之后,小米成了这些“败军之将”的再就业中心,常程、王晓雁、刘耀平、杨柘先后加入。有人还曾在知乎上提问“(魅族)李楠会不会加入小米,什么时候加入小米?”李楠本人却回答:“智能手机的战场都要消失了还去小米干啥……”

李楠没有解释他这个判断的根据从何而来,但手机圈的职业经理人需要面对的现实是:

失业后如果不去小米还能去哪?

在头部的手机厂商中,只有小米保持相对开放的人才体系,原意给外来职业经理人更多的机会,华为、OPPO、vivo三家都更倾向于内部培养和选拔高管。

一位长期研究华为的观察人士告诉《深网》,“因为华为过去做的是运营商业务,行业高度竞争,需要集中力量办大事,所以形成了更为集权的企业文化,这也传给了消费者业务BG。华为强调奋斗和忠诚,在历史上,只有离开后创办港湾网络的李一男,以公司被收购的方式重回华为担任高管。”

一位OPPO内部人士则对《深网》表示,“OPPO是一家有自己文化基因的公司,对营销有自己理解,不缺杨柘这样的人才。从小李子到Find X,各种营销都有自己的一套打法。卢伟冰、常程这些市场运营和营销人才,OPPO都不缺,OPPO近几年为了构建长远底层的技术实力,引进了很多技术人才,像沈义人这样的互联网打法人才引进也基本没有了。”

唯独小米不同,雷军对引入外部高管的态度是“只要真心认同小米价值观,只要能力出众,都求贤若渴,以海纳百川的姿态在全球持续招募更多行业顶尖优秀人才。”

事实上,这些高管被引入的同时也肩扛着共同的使命。

02
拯救小米中国市场

小米频繁引进外部高管的背后,主要原因还是自身业务发展、求变的需要。

近两年,小米在国内手机市场逐渐落后于华为和OPPO、vivo三家主要竞争对手,尤其是去年下半年开始,华为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转向加码国内市场,小米成了下滑最严重的厂商,国内市场占比已从巅峰时期的15%以上降至今年一季度的8%左右。

重压之下,雷军也有失态的时候。去年初Redmi Note7发布会上,温文儒雅的雷军火力全开,身后黑底PPT上打出了一行醒目的白色字体“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誓要吊打华为子品牌荣耀。到了年底小米CC 9 Pro发布会上,雷军话风已变,他说“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希望大家支持华为的同时,也支持更年轻的小米。”言语转变之间多少能感受到面对华为过去一年的强势,雷军的无奈。

事实上,雷军一直在对小米进行了频繁的组织架构、人事和战略调整:2018年9月组建组织部,重点关注干部队伍建设;2018年底将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中国区,加强在中国市场投入;2019年初,宣布Redmi手机将成立全新的独立品牌Redmi,实行“小米+Redmi”的双品牌战略。小米冲击高端,Redmi则负责保住中低端基本盘。

显然,中国区销量和高端市场是小米手机业务亟需主攻的两大方向,小米一年多来的外部高管引入也围绕于此。

去年初,Redmi独立后不久,小米正式宣布卢伟冰加盟,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兼Redmi品牌总经理,负责Redmi的品牌打造、产品设计、生产、销售,向总裁林斌汇报。

今年1月2日上午,原联想集团副总裁、ZUK CEO常程正式加入小米,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负责手机产品规划。

在联想期间,常程长期负责产品研发方面的工作,很多媒体和业内人士喜欢把他与一加刘作虎相比较,认为两人同样具有对产品的专注和执着,用时髦的话说就是“工匠精神”。而对常程的履新,外界也普遍认为是小米有意加强产品能力的表现。

5月9日,原暴风TV CEO刘耀平加入小米,任电视部总经理。小米称,这是为了巩固并继续扩大电视领先优势,发力大家电业务。

刘耀平负责小米电视后,首先需要面对的是华为智慧屏在国内市场的竞争压力。华为去年推出了搭载鸿蒙操作系统的智慧屏电视新品类,京东提供的数据显示,荣耀某款智慧屏在618首日便打破了京东电视新品的销量纪录。这对于作为国内销量冠军的小米电视来说,并不是好消息。

随着负责品牌营销的杨柘加入,雷军通过引入外部高管的方式,逐渐补齐了小米中国区的短板。

越来越多外部职业经理人加入的同时,小米最初的几位联合创始人也逐步淡出了业务一线。随着去年11月底黎万强离职,今年2月王川调任首席战略官,小米8位联合创始人(雷军、林斌、黎万强、周光平、刘德、洪锋、黄江吉、王川)中的3位(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已离开公司,除雷军外的其余四位联合创始人中,已无人负责具体业务。

“之前那帮老人干不动了,上市之后都身家亿计,更是没有动力干活,雷总想提拔年轻人续上这帮老人的火力,但提拔之后发现部分年轻人还是有点稚嫩了,管理能力不一定能跟上公司的节奏,这个时候发现外部刚好有卢伟冰这样的人,既有多年带团队的管理经验,也还没有实现财务自由,他们还有继续拼的动力,所以就招了一个来试试。”

一位小米内部人士对《深网》表示,“卢伟冰来了之后挑起了中国区的大梁,发现效果还不错,于是就果断复制这种做法,引入更多人,这样当内部火力续不上的时候,外部有经验有带团队的人及时补充能量。”

雷军求贤若渴,却也更懂一个道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03
必须兑现的KPI

大公司从外部招募高管,往往会引发极高的关注。小米频繁引入外来高管,也让外界觉得小米管理层都是从外部招募的,雷军认为这是天大的误解。外部高管对小米内部管理也形成了冲击,误导了一些内部人的看法。

雷军曾公开介绍小米的干部选拔原则:(1)内部提拔为主,至少占80%;(2)同等情况下,优先提拔内部同事,优先提拔年轻人;(3)要强化外部引进,只有源源不断引进外部人才,才能使团队充满活力。

从实际结果来看也的确如此。小米上市以来,内部提拔了三位集团副总裁:颜克胜、崔宝秋和高自光,三十多位事业部总经理和职能部门总经理。外部仅引进了两位集团副总裁:卢伟冰和常程,事业部总经理级别则只有刘耀平。

雷军对这些外部高管的考核极为严格。知情人士告诉《深网》,“雷军对小米引入的每一位高管都有严格的KPI考核机制,进来是相对开放的,入职后可以放手去做,如果承诺能兑现,上升的空间也会非常大。但是如果承诺无法兑现,也需要承担相应责任。”

卢伟冰属于兑现了承诺的高管。负责Redmi品牌之后,卢伟冰经历了小米双品牌战略执行的关键时期,负责的Redmi Note 8和Redmi K20等多款手机销量可观,帮助小米保住了中低端市场的基本盘。入职小米一年后,卢伟冰迅速升任中国区总裁。

在很多人看来,卢伟冰勤奋、适应能力强,过往风格低调,加入小米后的营销风格也明显“小米化”。 按照小米的标准,卢伟冰在公司战略的执行上可谓非常到位,几乎是“碰瓷”式的让Redmi贴身对标荣耀,也时常引发两个品牌间的口水战。

手机圈内有传言称卢伟冰与华为手机掌舵者余承东私交甚好,双方对于这种营销风格有某种默契。

但一位华为消费者业务高层向《深网》否认了这一传言,他表示华为消费者业务管理层对卢伟冰的频繁“碰瓷”也很无奈。

小米内部人士曾告诉《深网》,“卢伟冰加入小米后融入得非常好,雷总对他非常信任。”

当然,在强调结果导向的小米,如果承诺的业绩达不到预期,情况也会不一样。2017年11月,雷军宣布将当时总裁林斌负责的小米网交给前天语手机副总裁汪凌鸣,任命他为公司副总裁兼销售与服务部总经理。两个月后,汪凌鸣在小米内部组织的“誓师大会”上立下军令状,誓言要在10个季度内重回中国第一。

然而,预期的10个季度过去还不到一半,汪凌鸣就因为业绩未达预期被调离岗位,前往新成立的小米非洲部。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去年5月,汪凌鸣被辞退,理由是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

小米引入的外部高管都有相当的经验和能力,但入职后的表现各不相同,雷军自然也不可能对所有人都满意。

《深网》从多位小米内部人士处获悉,由于常程在微博发布的宣传文案引发了争议,小米10青春版发布首秀也表现欠佳,雷军现在对常程并不算满意。

小米对《深网》回应称,“对于常程个人微博中产生争议的情况,小米公司第一时间给出回应,并对此事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向大家进行了诚恳的道歉。包括其本人也对此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在公司内部做了深刻的检讨。同时,他个人也向青少年教育机构捐款10万元。”

与常程不同,在外人眼中的杨柘,戴佛珠、玩手串、穿中式服装、还时不时蹦出几个法语单词,优雅之中又带有一丝儒家的风范。在杨柘的任命邮件中,小米表示相信他的到来会“对中国区手机等产品业务进一步发展提供更强有力的支撑”。

小米冲击高端,势必需要加强线下渠道,此前有传言称杨柘入职小米担任中国区CMO,需要同时负责品牌营销和线下渠道。但小米方面告诉《深网》“杨柘负责中国区市场营销战略制定、计划实施以及品牌建设和推广等工作,并不负责线下市场。”

04
回归初心?

4月6日,雷军带着小米几乎全部高管一起重走了小米的创业路:从中关村保福寺桥的银谷大厦起步,到望京的卷石天地,再到清河的五彩城,最后到达终点小米科技园。

十年前,雷军创业喝下那碗著名的小米粥时,与他一起的是7位联合创始人,而这次与他一起同行的高管队伍变成了14人,其中就包括卢伟冰、常程等“空降兵”。

外界喜欢用“复仇者联盟”调侃式的称呼雷军招募的这些外部高管,不过雷军更原意用“重新创业”来凝聚战斗力。“整个小米新的10年要以团队和人才为核心,要放下已取得的成绩,重新创业。要有重新创业的决心,未来的十年才能真正做好。”雷军说。

对于这些空降的职业经理人来说,“重新创业”或许是理想主义的表述,他们最应该关注和思考的还是自己对于小米的价值。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小米在中国手机市场的表现并不乐观。卢伟冰此前公开宣布要在今年实现对荣耀的全面超越,但后者目前的市场份额仍然超过小米加Redmi两个品牌,作为小米中国区总裁,卢伟冰压力不小。

高端化之路同样充满变数。小米去年推出环绕屏概念手机,开始为冲击高端市场做准备,雷军把今年2月发布的小米10,看做小米正式冲击高端市场的第一款手机。

在很多行业观察人士看来,小米的高端化之路错过了最佳的时间窗口,“性价比”的理念在用户心智中已根深蒂固,短时间内难以转变。

国内高端手机消费人群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华为主导的商务人群,另一类是苹果的“果粉”群体,“果粉”相对固定,小米的主要竞争目标就是华为。

小米在冲击高端的关键时候引入杨柘,是塑造高端品牌形象的积极尝试。高端手机更考验厂商的综合实力,从品牌、技术到渠道,小米很多领域目前都落后于对手,想要追赶并不容易。

不过,作为一线手机厂商的小米 “家底”也非常殷实,经历了TCL与魅族低谷时期的杨柘,能否重新证明自己?只需要时间来验证。

作为一家活在聚光灯下的公司,小米时常遭到质疑、甚至被无限放大,雷军曾调侃说“如果只看新闻,还以为小米已经倒闭了。”

小米的确需要尽快走出中国区的泥潭,并在高端市场实现突破,但也应该看到小米海外市场的表现,曲线逆袭也未可知。

小米MIX4是杨柘入职后即将操刀的第一款旗舰手机,而这款手机对标的正是华为P40系列。“爵士人生”Mate7依旧是一代经典,离开华为五年后,兜兜转转,杨柘又要面对那个删掉他微信的男人。

来源:创业家 微信号:chuangyejia